第11章 亚伯拉罕蒙召

世人从巴别城分散以后,拜偶像之风几乎又遍及全地。最后耶和华就任凭那些刚愎犯罪的人一意孤行。祂只拣选了闪的后裔亚伯拉罕,叫他为后世的人保守上帝的律法。亚伯拉罕生长在迷信和的环境中。甚至连他那曾保存认识耶和华之知识的父家,也受了四围败坏的影响,离弃了耶和华去“事奉别神”(书24:2)。但是真信仰是决不会消失的。上帝总是保留一班事奉祂的余民。亚当,塞特,以诺,玛士撒拉,挪亚,闪,这一世系的人一直保存着上帝旨意的宝贵启示。后来他拉的儿子亚伯拉罕成了这神圣委托的继承者。虽然有拜偶像之风在各方面引诱他,但他没有受到影响。众人背道他独信,举世皆浊他独清。他坚定不移地固守敬拜独一真神的信仰。“凡求告耶和华的,就是诚心求告祂的,耶和华便与他们相近”(诗145:18)。上帝把祂的旨意传达给亚伯拉罕,使他对于律法的条例和藉着基督所要成就的救恩都有清楚的认识。{PP 125.1}

上帝所赐给亚伯拉罕叫他后裔众多成为大国的应许,是当时的人所特别珍视的。祂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创12:2)。此外祂又加上一个应许,在承受信心的亚伯拉罕看来,这是一切应许中更宝贵的,那就是:世界的救赎主必要从他的后裔中出来;“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12:3)。然而应许实现的首要条件,就是他的信心必须先受试验。他必须有所牺牲。{PP 125.2}

上帝给亚伯拉罕的信息是:“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上帝为使亚伯拉罕有资格从事祂的大工,作为祂圣言的保守者,就必须叫他离开早年的生活环境。因为本族和朋友的影响有碍于上帝所要给祂仆人的训练。如今亚伯拉罕既然与上天有了特别的联络,就必须住在外人中间。他的品格必须是特殊而与世人完全不同的。他甚至不容易解释他行动的方针,使他的朋友能以明白。属灵的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他的动机和行动是他拜偶像的族人所不理解的。{PP 126.1}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来11:8)。亚伯拉罕毫无疑问的顺从,是全部圣经中有关信心最显著的凭据之一。在他看来,“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他信赖上帝的应许,虽然从外表上看,这个应许没有一点实现的保障。他却舍弃了本地,本族,父家,随着上帝的引领,到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去。“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象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撤,雅各一样”(来11:9)。{PP 126.2}

这个临到亚伯拉罕的试验实在不轻。所要他付出的牺牲也真不小。本地本族和父家对于他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联系。可是他顺从了上帝的呼召,一点儿也没有迟疑。关于应许之地,他也没有发什么问题,──例如地土是否肥美?气候是否适于健康?是否有合宜的环境?是否有发财的机会等等。他认为上帝既已吩咐,祂的仆人就理当顺从。地上最幸福的地方就是上帝要他去的地方。{PP 126.3}

今日许多人也要像亚伯拉罕那样受到试验。他们虽然听不见上帝直接从天上向他们说话的声音,但是祂用圣经的教训和天意的安排呼召他们。上帝或许要他们放弃一个有希望得财富和享尊荣的事业,辞别意气相投的益友,并离开本族,到那表面上只有克已,艰辛和牺牲的路上去。上帝有一种工作要他们去作;但是安逸的生活和亲友的影响足以妨碍他们造就一个成全这工所必需的品格。上帝要他们离开人的影响和援助,使他们觉得需要祂的帮助,并单单依靠祂,以便祂可以向他们显示自己。有谁准备响应上帝的呼召,而放弃原有的计划和亲密的朋友呢?有谁愿意接受新的责任,进入未传过福音的地区,以坚定和乐意的心作上帝的工作,并为基督的缘故把先前有益的事当作有损的呢?凡愿意这样作的人,就是有了亚伯拉罕的信心,也必与他同享“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林后4:17;罗8:18)。{PP 126.4}

当亚伯拉罕还住在“迦勒底的吾珥”时,上帝第一次从天上呼召他,他就遵命迁到哈兰去。他的父家随着他直到此地为止。这时他们还是一面拜偶像,一面敬拜真神的。亚伯拉罕留在这里,直到他父亲他拉去世的时候。他拉死后,上帝吩咐他再往前去。他的兄弟拿鹤和拿鹤的家属却留恋他们的家乡和偶像。所以除了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之外,只有那早已亡故的哈兰的儿子罗得愿意和他同过飘流的生活。可是从米所波大米亚出发的人数已是相当可观的了。亚伯拉罕现在已经拥有大群的牛羊,因为牛羊就是东方人的财富。他又带着许多奴仆和随从。这一次他离开父家是不再回来了,所以就带了一切所有的,就是“他们在哈兰所积蓄的财物,所得的人口”(创12:5)。这些人口之中,有许多并非专为服役或得利而来,乃是出于更高尚的动机。因为亚伯拉罕和撒拉留在哈兰的时候,曾引领许多的人敬拜并事奉真神。于是这些人依恋于这位先祖的家庭,与他一同到应许之地去。亚伯拉罕把他们“都带往迦南地去;他们就到了迦南地”(创12:5)。{PP 127.1}

他们在迦南第一个居留的地方是示剑。亚伯拉罕在摩利橡树的荫下支搭他的帐棚。这里是一个广阔而多草的山谷,有橄榄树林和泉水。一边是以巴路山,一边是基利心山。先祖亚伯拉罕进入的地方非常美丽,──“那地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那地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和蜜”(申8: 7,8)。但是这布满树林的山头和果实累累的平原,对于敬拜耶和华的人来说,却笼罩着浓厚的阴影。因为“那时迦南人住在那地。”亚伯拉罕已经到了他所期望的目的地,谁料他发现这地已被异族所占据,并且遍地都是偶像。在树林中有敬拜假神的祭坛,在邻近的高处有人献活人为祭。他虽然确信上帝的应许,但当他支搭帐棚的时候,总不免带有悲观的情绪。于是“耶和华向亚伯兰显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亚伯拉罕有了上帝与他同在,而不至任凭恶人逞凶的保证,他的信心就坚强了起来。“亚伯兰就在那里为向他显现的耶和华筑了一座坛”(创12:7)。这时,他仍然是一个客旅,不久又迁到邻近伯特利的一个地方去,他又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PP 127.2}

“上帝的朋友”亚伯拉罕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榜样。他的生活乃是一个祈祷的生活。他无论在何处支搭帐棚,总是在旁边筑一座祭坛,早晚召集他家里的人一起献祭礼拜。在他的帐棚挪移之后,祭坛就留在原处。后来在飘流的迦南人中,有一些接受了亚伯拉罕的教训。每当其中有人来到这留有祭坛的地方,他们就知道从前是什么人曾在此住过。于他们在支搭帐棚之后,就重修祭坛,在那里敬拜永生的上帝。{PP 128.1}

此后亚伯拉罕继续迁往南方。他的信心又受到了试验。有一段时间天不降雨,山谷得不到溪水的滋润,平原上的草木都枯槁了。羊群无草可食,全家都受到饥饿的威胁。这时,先祖是否要怀疑上帝的领导呢?是否要怀念迦勒底富饶的平原呢?当种种困难接连临到亚伯拉罕身上时,众人都极想知道他将要怎样行。只要他的信仰没有动摇,他们就觉得前途是仍有希望的;他们确信上帝是他的朋友,仍然在领导着他。{PP 128.2}

亚伯拉罕不能解释上帝引导他的方式。他还没有达到他的期望,但是他仍坚信上帝的应许:“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他恳切祷告,要设法保全他全家和牲畜的性命,但他决不容环境来动摇他对于上帝圣言的信心。为了逃避饥荒,他便下到埃及去了。但他并没有放弃迦南地,也没有在穷途末路之时,回到他出来的不缺粮食的迦勒底去,只迁到离应许之地最近的地方暂时逃荒,打算不久仍要回到上帝所安置他的地方。{PP 129.1}

上帝照着祂的旨意曾使这个试炼临到亚伯拉罕,为要给他顺服,忍耐和信心的教训──这些教训记在圣经上,是为了后世蒙召忍受苦难之人的益处。上帝引领祂儿女的方式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但祂并不忘记那些信赖祂的人,也不丢弃他们。祂曾让苦难临到约伯,但祂并没有丢弃他。祂也曾让蒙爱的约翰被流放到孤寂的拔摩岛上,但在那里有上帝的儿子向他显现,使他在异象中看到无限的荣耀。上帝时常让试炼临到祂的子民,使他们可以籍着他们的坚忍和顺从来丰富自己的属灵生命,并使他们的榜样可以鼓励别人。“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耶29:11)。那考验我们信心最厉害的试炼,表面上似乎显明上帝已经丢弃了我们,但这正足以使我们与基督更亲近,并将一切重担卸在祂的脚前,而得到祂所赐的平安。{PP 129.2}

上帝常在苦难的炉中试炼祂的子民。基督徒的品格要在炉火中受锻炼,使渣滓与真金分别出来。有耶稣在旁留心看管。祂知道炼净那宝贵的金子需要多少火力,才可以反射祂爱的光辉。上帝训练祂的仆人是要经过严格试炼的。祂看出有些人具有才能,可以用来推进祂的圣工;祂就叫这些人遭受试炼。由于祂的安排,祂使他们走到某种境地,以便考验他们的品格,并暴露他们自己所不知道的缺点和软弱。祂又给他们机会来改正这些缺点,使他们配担负祂的工作。祂使他们看出自己的软弱,又教训他们倚靠祂,因为祂是他们唯一的帮助和保障。这样,祂的目的就达到了。他们已经受了教育、造就和锻炼,预备担任上帝赐给他们能力去作的伟大事工。于是当上帝呼召他们去作工时,他们已经有了准备,而天上的使者就能与他们联合,共同从事那必须在地上完成的工作。{PP 129.3}

亚伯拉罕在居留埃及期间显明自己还没有脱离人性的软弱和欠缺。在隐瞒撒拉是他妻子的事上,他表现自己不信靠上帝的看顾,并缺少那常可以在他生活上看到的伟大信心和勇气。因为撒拉“容貌俊美,”他怕埃及人会贪爱这个美貌的客旅,并要为了娶她而毫不犹豫地杀害她的丈夫。他认为称撒拉为他的妹子并不算犯了说谎的罪,因为她原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隐瞒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就是一种欺骗。人偏离了严格的诚实是绝不能蒙上帝悦纳的。由于亚伯拉罕缺少信心,撒拉就陷于极大的危险之中。埃及王听说她美貌,就命人把她带进王宫,打算娶她为妻。但是耶和华凭着祂的大怜悯降灾与法老全家,藉此保护了撒拉。法老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因亚伯拉罕欺骗他就甚是愤怒,于是把亚伯拉罕的妻子还给他,并责备他说:“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呢?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现在你的妻子在这里,可以带她走罢”(创12:18;19)。{PP 130.1}

亚伯拉罕曾蒙法老王的厚待。就是到了这时,法老还恐怕亚伯拉罕或他的同伴会遇到什么伤害,所以就派一队卫兵保护他们安全出境。那时,国家的法律不许埃及人与外族的牧人来往,甚至与他们一同吃喝也不可。法老遣送亚伯拉罕这一件事是仁爱而慷慨的。同时王吩咐他离开埃及,是因他不敢让他居留。法老曾出于无知,几乎使亚伯拉罕蒙到重大的损害。幸而上帝从中干涉,救了法老,免致他犯那么大的罪。法老看出这个客旅是天上的上帝所尊重的人,所以他不敢留这么一个明明受上天眷爱的人在他的国中。如果亚伯拉罕留在埃及,他那不断增添的财富和尊荣势必引起埃及人的嫉妒或贪心。他也许要受到某种伤害,这是法老所要负责的。并且这种伤害或许要使他的全家再遭受上帝所降的灾祸。{PP 130.2}

上帝给法老的警告在亚伯拉罕日后与异族人的往来中保护了他;因为这一次的事是不能不传开的。这就可以使人看出亚伯拉罕所敬拜的上帝必要保护祂的仆人,而且任何危害他的事必要遭受报应。亏待天上之王的儿女乃是一件危险的事。诗人提到了亚伯拉罕的这段经历。他论到上帝的选民说:上帝“责备君王,说,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诗105:14;15)。{PP 131.1}

亚伯拉罕在埃及的经验与数百年后他的子孙在埃及的故事有一种饶有兴味的相同之点。二者都是因了饥荒到埃及去;二者都在那里寄居。上帝为他们的缘故降灾与埃及人,使埃及人惧怕他们;他们都受了异邦人的厚礼,带了许多财物从那里出来。{PP 131.2}